說話時最重要的是,你內心想要傳達的心情和對方想要接受的心情。

不能放棄傳達你的想法。對有心傾聽的人,一定能傳達到。




以下劇情捏他有,不想看到劇情的請跳過。




說來也真有趣,有很多不像我一樣對日劇狂熱的人,每每聽到我說我是日劇迷就會向我推薦這齣戲。他們對於這戲的評價不外是『真的很感人』、『很有意義』這一類的。其實從這齣戲開始演的時候我就有想過要不要看了,不過因為我知道,這是一齣注定的悲劇,而且是從頭到尾都是以原作者的故事與日記改編而來。實際上我雖然有,但是卻一直潛在的排斥去看它;我並不是那種只看喜劇不看悲劇的人。只是像這種形式,多少會給我一種太過悲傷,有一點無法承受的預想。





雖然說了這麼多,最後還是看了。

實際上說真的,我會覺得前面四集有點太悶了(其實我還差點看到睡著)。不過從第五集開始感覺上像是進入了一個轉折,或許是我太過冷血或沒有敲中我的那個點吧,我並沒有像許多看過的人一樣說眼淚流個不停,僅僅只有在亞湖教訓弟弟的那個橋段,我流下了幾滴眼淚。





或許是以前看了太多野島伸司對人性探討的戲吧,這戲中的很多負面的場景,我竟然能很平靜的看著它、接受它。像是全班同學在主角不在教室的時候所說出的傷人的話語、甚至連平時不顧辛勞幫忙的好朋友也忍不住抱怨起來。

後面當我看到主角見到比自己大一歲,一樣是脊髓小腦變性症的女孩,其實我真的覺得這是很殘忍的一幕。如同主角後來所說,看著她就好像看著一面可以照出自己未來的鏡子一樣,這真的是很殘酷的。

『這種病雖會慢慢剝奪她的行動能力,卻不會影響她的智商和意識』,雖然我之前並沒有聽過這種病,不過在看了這句話之後真的覺得....這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啊。頭腦跟意識都無比清醒,然後慢慢的意識到自己一點一滴的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,就好像它不是屬於你的一樣。漸漸的連說話能力都會失去,諷刺的是....意識卻仍是清晰。如同活著被人放血,血一滴一滴的流,你卻什麼辦法都沒有只能無力的看著它流盡‧‧‧‧意識被剝奪的那一刻彷彿成了解脫。





『我就要離開東高了。 從此以後,身負殘疾人這件沉重的行李,一個人繼續活下去。 這雖然是我做出的決定,但在經歷這個過程之前,我至少要先流過一公升的眼淚。自此之後可能還需要更多更多…』──亞也如此說

創作者介紹

Last Dance

Nevinyr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