歲月的流逝遠比愚蠢的頭腦想像的還要快‧‧‧‧還要快‧‧‧‧




今天穿著新球鞋,跑到了三民家商去打籃球。記憶的遙遠讓我連我上一次打籃球是什麼時候都想不起來了。手抓著籃球,這一刻,還挺有真實感的。
不過正所謂‧‧‧‧身體是誠實的,投籃準度找不回來,以往因為身高不足練的招數如今都已不再流利,騙不了人的是,雙腿的酸痛(笑)。

雖然人在球場上,不過心卻還留在剛結束的工作上。我承接了一個離職人員的工作,而接踵而來的是,許多不懷善意的言語,將其他的工作藉機推給我、額外的特殊要求、原本不存在的規定等等。其實,我是懂的,我不是這一行的陌生人,所謂的工作歸屬、所謂的下馬威、所謂的趁新人來將規矩重搞一次,不就是如此而已嘛。

那個離職人員苦笑的對我說,那些工作真的從來都不是我們的範圍,不過要怎麼拒絕就要看你自己的手腕了。我懂不懂呢?我當然懂,所謂的裝笨、裝忙、擺爛、耍皮,亦不過就是這麼一回事。我只是覺得,當你看著一個人滿面笑容對著你說話時,言語中藏著的是不懷好意的刀劍。好可悲啊,戴著那麼一個面具,不累嗎?

其實呢,可以誠懇的好好的說:"我們覺得大夜班目前的工作負荷還OK,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夠幫忙多負責這個部份"。我不是不懂圓融,我只是不想將圓融跟虛偽畫等號,不願再將那爾虞我詐面具戴上。耍心機我不是不在行,只是隨著歲月流逝,我已不願再回到那工於心計的世界中了。

人啊,就坦率點做自己,笑是真誠的笑、言語是誠懇的心意,不是很好嘛。
人生苦短。何必還要將短暫的人生切割一部份去當面具人呢?人生苦短啊‧‧‧‧




寫這麼沉重的東西,在聽說今天是元宵節的這一天似乎不太好。
最後,分享在蔡志忠所繪的莊子說中的一篇;這是一本,影響我很深的書:)
雖然我很想做成Flash來分享,不過我的美術之爛還是不要耍白爛好了。





莊子說 - 仁義之害

上古時代,人民居家非常滿足,混混沌沌的,極端適意。
隨隨便便的,挺胸疊肚四出游散。
等到聖人矯造禮樂,來匡正天下人的形體;用仁義來教化天下人的心性。
於是,人民就開始矜誇自己,欺詐別人,競爭利益,無法禁止。
創作者介紹

Last Dance

Nevinyr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