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 God's sake , shoot me!


第二堂課真是讓我整個心情糟透了。

之前說過我們週三跟週五是在不同的教室上課,今天到了教室後等待著八點整的到來,終於,八點了。然後看到一個沒見過的女性打開門走了進來,我第一時間心想,這位應該是上週那位請假的同學吧;疑?但是我為什麼覺得她很眼熟啊?!然後我想起來了,我之前看過她的照片,在德川日語網站的師資介紹頁中‧‧‧‧

是的,你得到它了!我們今天的老師跟上一堂課的老師是不同人。原本我還天真的想著她應該是走錯教室吧,然後她開始自我介紹、開始上課,我腦中只有一個想法‧‧‧‧「For God's sake , shoot me!」

這位老師叫菊地恭子(kikuchi kyoko),然後我必須要說,上一堂的老師中文已經很菜了,沒想到這位更菜,很多時候要跟我們溝通的時候她不知道中文怎麼說,於是她就說英文,OMG。我可以忍受很難聽懂的中文,但是為什麼還要用發音不標準的日式英文虐待我的英聽啊。我來學日文,妳們也不用故意來摧殘我的英文吧。

上課的內容我就不想寫了,有時候她中文沒法解釋,講奇怪的英文也沒人懂的時候,她就直接進入比手劃腳模式或是只好在白板上寫中文來解釋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藏在一貫的撲克臉下的憤怒‧‧‧‧

我本來那時想著下課後要去櫃檯問清楚,是不是固定在一週兩堂的課程中是由兩個老師輪流上課的,老實說我實在是覺得如果真的是這樣的制度,也太扯了一點。結果因為有點理智斷線了,一下課我很快的就離開教室,走到機車旁我才想起我忘了要問了,現在只能祈禱她其實只是來代個一堂課這樣,雖然我內心認為這個機率很低‧‧‧‧

Nevinyrr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